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你用你的胳膊做的事情与我何干
发布时间:2021-01-11 21:04

  比方说连体人的其中一方临时起意拿起圆珠笔捅颈动脉,杀了一个人,被判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要怎么执行?

  连体人情况可以参考:阿比盖尔和布列塔妮_百度百科

  对连体人了解不够的,请务必看完上述链接。

  因本人知识储备有限,在此基于美国刑法理论及判例回答,外表看起来和三阶层有相似性,但因为法律体系的差异,未必能严格对应国内法律情况。

  这个问题,应当考虑犯罪的主观方面(mens rea)、犯罪的行为(actus reus)和是否存在正当的辩护事由(或者用国内的行话,「违法阻却事由」)。

  先说主观方面:除了非常特殊的「严格责任犯罪」之外,绝大多数犯罪都要求犯罪者对自己行为(或者不作为)的不法性具有认识。

  有一个刑法经典判例,Martin v. State, 753 S.W.2d 384 (1988)。此案中,被告人因涉嫌犯罪被警察调查,期间,警察将其带到了高速路上 - 而按照当地当时的法律规定,醉酒在公共场合吵闹或作出不得体的行为属于犯罪。检方认为,高速路也是公共场合,因此依据该条法律提起了公诉。而被告人最终获得了无罪判决 - 法院认为,被告人没有主观醉酒走上高速路的意图,因此其行为不可罚。

  回到问题本身:如果医学上能够证明连体人 A 和 B 的意识是彼此独立的,A 主观上存在犯罪意图并实施了犯罪,B 如果对此完全不存在认知,则不应承担刑事责任。

  在涉及连体人时,如果认为两人具有独立的意识,还可能出现一种特殊情况:A 和 B 均有犯罪意图,但犯罪的主观方面有所不同。例如,A 和 B 是一对连体人,A 意图谋杀 C,将致命毒药拿在手中,告诉 B 说:「我看 C 不爽很久了,这是一瓶泻药,我们把它倒进 C 的水杯里整整他。」B 信以为真,配合 A 一起完成投毒的动作,C 喝下毒药后死亡。这时,A 成立谋杀罪,而 B 由于缺乏杀人的故意,而且没有参与预谋,很可能不构成谋杀而成立其它较轻的罪名。

  --

  再说第二点,犯罪行为,这里讨论两点连体人可能面对的特殊问题:

  第一是不作为的犯罪。犯罪行为包括作为和不作为两种,如果一人负有作为义务而疏于履行,造成了危害后果,也可能构成犯罪。在 Jones v. United States, F.2d 307 (D.C. Cir. 1962) 一案的判决中,法院列出了四种产生作为义务的情形:

  1. 法律规定存在作为义务

  2. 因特殊关系而对他人负有作为义务(例如监护人对被监护人)

  3. 基于合同关系的作为义务

  4. 因先前行为而负有的作为义务(如将他人置于危险境地)

  其中第四点,对于连体人的情况可能存在应用上的问题。这个概念本身很好理解:如果一人将他人推下水,见他人在水中挣扎而拒绝施救,结果落水者溺死,那么这种袖手旁观的做法属于犯罪行为。而对于连体人来说将人推下水的「行为」本身由何者作出,就是一个非常烧脑的问题。

  假设有一对连体人 A 和 B,A 用自己可以控制的左手将 C 推落水,见 C 挣扎呼救,生出恻隐之心,意欲施救。而 B 说:我又没主动推他下水,你用你的胳膊做的事情与我何干?拒绝移动自己所控制的肢体配合 A 的动作,结果 C 溺水而死。这时,B 似乎可以主张,自己并没有参与先前行为,因此不负有作为义务,不构成不作为的犯罪。

  而这就引出了在犯罪行为角度的第二点问题:如何区分一对连体人各自的「行为」。

  假设有一对连体人 A 和 B,A 控制左半边肢体,B 控制右半边肢体,A、B 与 C 一同去打猎,其间,C 出言挑衅 A、B,另两者都勃然大怒陡生杀心。A 控制的左手持有一把手枪,B 知晓这一情况,站立不动任由 A 举枪。A 将 C 打死,此时是否应追究 B 的刑事责任?

  从主观方面来看,虽然 A、B 都有杀人的意图,但由于是在电光火石瞬间产生杀心,不存在共谋。A 用 自己所能控制的肢体完成举枪扣动扳机的行为,表面来看 B 并没有实施犯罪的行为。但深究下去就会发现存在争议:如果没有 B 的半边躯体,A 不可能完成呼吸、血液循环、处理视觉信息等对达到犯罪目的所必须的行为;如果 不是 B 静立不动,A 未必能准确打中 C。B 的确具有杀人的主观动机,至于其静立不动的行为是否属于着手实施犯罪的行为,恐怕也只能由陪审团作出事实认定了。

  --

  至于辩护事由方面,常见的有正当防卫,紧急避险,精神失常等,此处一时还没想到「连体人」的假设会带来的、值得特别讨论的点。如果大家有兴趣一起来「一本正经」开脑洞,欢迎在评论区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