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Qing听|儿童保护法律服务热线开通一年遇冷 焦点
发布时间:2020-06-27 01:12

儿童受侵害案件近年来颇受舆论关注。6月17日,原新城控股集团董事长王振华猥亵儿童案宣判,一审判处王振华有期徒刑五年。该判决更是将儿童受侵害后的法律诉讼推向了舆论关注的焦点,其争议点在于受害女童伤情鉴定证据方面。

大约在一年前的2019年5月30日,“儿童保护法律服务热线”开通,从这条热线一年多来接待来访者的工作情况来看,儿童被侵害案件取证难,已经成为普遍问题,“法律讲究的是证据,没有证据就没有办法诉讼”该热线的法律援助律师于慧说。

据悉,这条热线是由北京市民政局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与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致诚律师事务所合力打造,律师们将它称为“3995”。“3995”主要面向家长、儿童以及儿童工作者开展法律咨询服务,提供法律援助和咨询,开展普法培训是“3995”的基本工作。在2019年,通过热线有至少91个无助的家长与青少年获得帮助。但是同时,在时间巨浪的潮汐中,“3995”也渐渐销声匿迹。

“他们偷看我日记,侵犯我的隐私。”电话的另一端是个稚嫩的童声在委屈地投诉自己的父母,律师于慧则在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的法律咨询办公室里,耐心地聆听着孩子的心事。随后,她站在一个家长的角度,给孩子进行心理疏导。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的法律咨询办公室中共有5条热线,“3995”便是其中一条。每天都有不同的律师排班接听“3995”,同时也会把其他四条电话中涉及到青少年权益的案件合并过来,律师于慧便是其中一位。

2007年,于慧研究生毕业,专业是社会学,拿的是法学学位,毕业后她便开始从事公益性质的法律援助,初入这个领域,于慧做的是农民工法律援助,后来慢慢做起了未成年人法律援助,“我当时的毕业论文选题就是流动家庭亲子关系这一块,访谈了好多家庭,有的家庭非常困难,非常贫困。毕业的时候我就想怎么能帮助到更多的人。”

这些年,于慧陆续接手过不少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比如说盗窃、故意伤害、寻衅滋事等等,于慧发现未成年人犯罪主要受到家庭和社会环境的影响。“怎么样让他们能够融入社会,成为一个正常的对社会有用的人,这一点也很重要。”

于慧告诉北青报记者,面对未成年人她们不仅会提供法律上的援助以及心理疏导,还会对符合条件的求助者提供小额爱心资助,帮助他们对接资助平台。

除此之外,面对一些在户籍以及入学上有困难的求助者,律师们会帮助他们协调户籍部门和学校,解决户口和孩子上学的问题。

在去年“3995”开通后,于慧开始为“3995”的求助者提供法律咨询。于慧觉得这个热线能够传播社会对未成年人的关爱,为未成年人提供更多的帮助。

“3995”开通一年来,像于慧所接到的这种孩子直接打电话来投诉或举报的情况也并非个案。打进“3995”求助电话的孩子,有控诉父母偷看日记的,有指责长辈没收自己手机的,也有小孩打电话来说自己遭到了家庭暴力想撤销父母的监护资格。

据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副主任于旭坤讲述,去年有个孩子打电话说自己常年遭受父母的家庭暴力,曾为此报过警,但是没有立案,后来离家出走了,被民政部门安置在未成年人保护中心,他想起诉撤销父母的监护人资格,但是没有其他亲属愿意担任他的监护人。

“3995”的接线律师对其进行了法律咨询,告诉他,未成年人自己是不能起诉撤销父母的监护人资格的,应该由民政、学校、未成年人保护组织、团委等,或者其他具有监护资格的成年家属来进行起诉。

对于未成年人的求助,如果无法通过法律途径解决,接线律师会对其进行引导,竭尽所能地帮助求助者找到解决之路。如果确实需要法律介入,“3995”在处理上也从不马虎,“我们可以提供持续性的服务,如果对方符合法律援助条件,我们就会安排法律援助律师给他代理案件。”于旭坤副主任告诉记者。

除此之外,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也会针对未成年开展一些普法宣传活动,例如模拟法庭、法律讲座等,希望未成年人能更加了解法律,妥善运用法律。

无论是未成年人的求助还是家长的来电,“3995”作为一条法律援助热线,始终面临着一个尴尬——诉讼证据不足。

据于慧讲述,有一位家长打电话说幼儿园老师往自己孩子头上扎针,由于自己无法查看幼儿园监控,所以选择了报警,但调查无果,继而,孩子失了学。

经过这一连串连锁事件,家长拨通了“3995”热线,希望通过法律途径维护孩子的权利。最终,由于证据不足,家长没有提起诉讼。

这并不是个案,在于慧看来,家长保存证据的能力并不强,“走法律程序最重要的是证据,打官司就是打证据”。

于慧建议,家长们在生活中应该多留心孩子的变化,与孩子及时沟通,在发现问题时,可以侧面地向孩子周围的人询问,一定要留存证据。

“录音录像,或者跟其他家长的谈话的微信聊天记录,孩子受伤的照片,医疗单证,甚至是日记都可以作为证据”于慧告诉记者。

于慧律师告诉北青报记者,“关于家庭保护,尤其是涉及到孩子这块,我一般都是建议怎么样缓和,不要把矛盾激化,矛盾一旦激化,最终伤害的可能还是孩子”。

于慧认为,家长在选择诉讼之前要充分地考虑事情的紧急性。如果是可以协商解决的事情,对簿公堂闹大了反而对孩子不好。

采访中,于慧多次提到要将孩子的利益最大化,这个“利益”不仅仅是指物质上的,更多的是指保护好孩子的精神世界。

2019年的下半年,“3995”共接到了91个求助,其中咨询与未成年家庭有关的有38件,与学校有关的共26件,与社会有关的19件,刑事案件8件。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的副主任于旭坤告诉记者,在去年接到的求助电话中,占比较大的是与未成年家庭、学校有关的求助。由于刑事案件的特殊性与敏感性,更具社会讨论度的未成年人恶性事件比如校园霸凌、性侵、猥亵反而很少。

在过去的一年中,于慧通过“3995”接到最多的求助是有关未成年家庭的。“因为离婚,结果一方把孩子藏起来,另一方找不到孩子”,于慧告诉记者,自己接到过好几个关于“抢孩子”的咨询。令她印象深刻的是去年有一位女星打电话来咨询,说丈夫把孩子藏起来了,“她给我们打了两次电话,我们在电话里面指导她,给她一些法律方面的帮助,因那位女星也聘请了律师,后续我们也没有进一步介入案件。”。

对于未来热线的发展,于慧希望“3995”能够提供“跟踪后续”的服务,了解求助人在咨询后的动态,更好地帮助他们。“但排班律师任务很重”,于慧告诉记者,咨询办公室有5条热线,排班律师在接完电话后,还要完成咨询记录、分类归档等工作。

在网络上搜索“儿童保护法律服务热线”,记者发现对其的报道大多集中在2019年6月。“除了6月份的启动仪式,民政局的一位领导过来,媒体报道了一下,后来就没有了”那个6月是“3995”唯一的宣传期,在这期间,“3995”共接到了35个求助电话,之后,渐渐少了。

“3995”是一条传统的电话热线,没有了媒体的宣传,它的遇冷在新媒体发展的环境下也是在情理之中。而在新媒体平台上,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设置了快手、抖音官方账号,通过网络平台,进行短视频普法与直播解答,以此接收求助者的法律咨询。

而“3995”作为求助渠道的不同之处在于,除了接收民间求助之外,“3995”还会对民政局下属的各社区的儿童督导员与儿童主任开展法律指导。

这也是新的一年“3995”的新使命。于旭坤副主任告诉记者,未来一年,“3995”将更多的针对民政系统的儿童工作者们进行法律培训,立足基层促进儿童工作。

虽然,开通一年后,这条热线并不算“热”,但律师们还是希望能有更多的家长和儿童能够记得,法律仍旧是保护儿童权益的最好武器。这部热线“3995”号码是63813995,全称“儿童保护法律服务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