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康得新案北银官司立案,大家怎么看?
发布时间:2020-06-18 01:43

一,诉讼请求一取回存款中部份分本金5000万及相应利息,是权衡诉讼费考虑主张122亿存款中的部分权利,若获支持,其余大部存款就如襄中之物。这是诉案中的核心诉求,涉及资金归集协议的效力,此项获胜即大胜或完胜。

二,诉讼请求二损害赔偿5亿元的主要目的是提高审限,以便二审在北京高院,再审在最高院。如第一项诉求不获支持,本项诉求获得支持仅为小胜或不胜。即仅按北银在资金归集中的过错责任承担了极少部分补偿,大部存款追回无望。

三,诉讼中法院应会追加康得集团为第三人,以厘清三方责任。公司之所以未诉大股东,估计是考虑到其无偿还能力,此案中把矛头集中指向北银,可以理解。

五,北银之诉是公司和股民的生死之战,也为19年度不非标创造了一项有利条件。全力支持!

银行是什么?收储、放贷,收付息,保证储户的资金安全。再来看看《现金管理业务合作协议》,完全是在北京银行内部开设了一家封闭式的“康得银行”,其客户包括康得集团、北京康得新(上市公司前身)、张家港康得新、菲尔、北京康得新光电(功能前身)、康得能能源、康得世纪、康得通用,后来又加入了碳谷、中安信、康得复材等。

首先,收储,这些客户名义上将钱存在自己在北京银行的账户,实际上第一时间就全部划转到归集总账户;

其次,放贷,各客户除了可以支取(从归集总账户下拨到各客户账户)自己存在的钱,还可以借到其他客户存的钱,相当于银行放贷;

第三,收付息,在这个封闭银行里,无论是存钱的,还是借钱的,均可以自己来定利率,收付息,协议上的专业名词是“内部资金计价”,比如康得新存进去10亿元,归集总账户可以给他设定一个内部资金存款价格,比如年化1%,那么康得新的这笔钱就可以在北京银行提供的函证中,体现1000万元的利息,成为利息收入!

同样,如果是向归集总账户借钱,比如借款价格是年化5%,则可以体现5000万元的利息支出。第四,保证客户资金安全,由于有了“银行中的银行”,保证客户资金安全的责任居然从北京银行,转移到了归集账户。综上,这个现金归集协议,是不是在北京银行建立了一个“银行中的银行”?只不过,这个“银行”是封闭的,只对康得系的加盟公司开放而已。如果银行不用为客户资金负责,只要卖资质,坐地收资质费,那与“此山是我开”的强盗有何区别?

今天,时间也已经从2019年跨入了2020年6月,康得新也从曾经的大白马,沦落成迷雾重重,命悬一线的准退市股。这份引起巨大争议,干掉康得新122亿银行活期存款的《现金管理业务合作协议》,从浮出水面,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年多,时光在飞逝,而122亿的去向,似乎依然停留在一年之前,公司独立董事的疑问:Money去哪了?

这个起诉就是综合考虑各方利益勾兑的体现,也是未来处理康案的总体思路,所以我们的诉求不只是不退市和拒绝裸复牌,更要有好的且快些的重整 重组方案,要能充分考虑我们的利益,千万别要求低了,因为北银的错、江证监管和调查的错……,各方都清楚!

北银官司的立案,从根本上讲,是向社会发出了公司承冤的声音。康的事,曝光的面积越大,死亡的可能越小,活过来的可能越大。 接下来观测的指标,在于看各大媒体。如有报道,或大量报道,则是正面信号,说明将拿到阳光下解决。这是合理的,毕竟康早己在风口浪尖。如集体失声,则说明压制力量同样开始发力,预判严重不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