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魔爪伸向女童,法律不姑息!家庭、学校这样做
发布时间:2020-04-21 08:16

“性侵害儿童犯罪严重损害儿童身心健康,严重违背社会伦理道德,人民法院对此类犯罪历来坚持零容忍的立场,对犯罪性质、情节极其恶劣,后果极其严重的,坚决依法判处死刑,绝不姑息。”

2019年7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四件强奸、猥亵儿童的典型案例,最高人民法院刑一庭负责人在答记者问时,说出了以上一番话。

事实上,目前中国奸淫幼女、猥亵儿童等性侵害儿童犯罪仍处于多发态势,受到网络性侵害儿童的低龄化现象同样突出。

当前,奸淫幼女、猥亵儿童等性侵害儿童犯罪仍处于多发态势。以猥亵儿童犯罪为例,2017年至2019年6月,全国法院共审结猥亵儿童犯罪案件8332件。其中,2017年审结2962件,2018年审结3567件,2019年1-6月审结1803件。

不过,这些数据可能仍未反映出真实情况。性侵害儿童犯罪隐蔽性强,由于主客观方面的原因,不排除还有一定比例的案件尚未进入司法程序。

“性侵害儿童犯罪严重损害儿童身心健康,严重违背社会伦理道德,人民法院对此类犯罪历来坚持零容忍的立场,对犯罪性质、情节极其恶劣,后果极其严重的,坚决依法判处死刑,绝不姑息。”最高人民法院刑一庭负责人答记者问中,这段话无疑最受关注。

他表示,猥亵儿童的情形比较复杂,因为猥亵手段、情节千差万别,危害性大小各异,因此刑法规定,对构成猥亵儿童罪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猥亵儿童,或者有其他恶劣情节的,处五年以上十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人民法院根据猥亵儿童的手段、情节、后果等因素,在法定刑幅度内从重处罚。

人民群众十分关注性侵害儿童犯罪的处罚情况,有些人存在担忧,认为对猥亵儿童犯罪的处罚较轻,不足以震慑犯罪。而怎样才算是从严惩处、从重惩处?

在当年判处刑罚的猥亵犯罪分子中,判处三年以上有期徒刑的达23%以上,高出全国同期刑事案件近8个百分点;对即使因犯罪情节较轻而被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罪犯,亦要求一般不得适用缓刑,最大限度体现了依法从严惩处的政策精神。

同时,他还表示,人民法院综合考察被告人与被害人是否存在教育、监护等特殊关系,以及猥亵手段、情节、人数、次数、造成的后果等因素,对应当认定为情节恶劣,判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的,坚决依法判处。

随着互联网特别是移动通讯设备的普及,通过网络性侵害儿童的现象越来越多,危害越来越大,确实需要引起社会更多的关注和思考。

最高人民法院刑一庭负责人透露,据部分地区法院统计,近年来审理的性侵害儿童的案件中,有近三成是被告人利用网络聊天工具结识儿童后实施。

他表示,网络信息鱼龙混杂,儿童好奇心强,对不良信息的甄别和自我保护能力较弱,从而给一些犯罪分子可乘之机。相对于传统上多数发生在熟人之间的性侵犯罪,网络性侵害儿童的隐蔽性更强,更难发现和追踪,而且从已发案件来看,受到网络性侵害儿童的低龄化现象突出,使得许多儿童暴露在网络侵害的危险之中。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的规定:“对于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应当依法从严惩治。

根据法律规定,案件不公开审理,且不得向外界披露该未成年人的姓名、住所、照片以及可能推断出该未成年人身份的其他资料,法律文书不会显示未成年人姓名,各个阶段、各个程序全面保护未成年人的隐私,以防止舆论对未成年人心理造成二次伤害。

第三,针对未成年被害人必要的调查取证工作,一般由专人办理,并有女性工作人员参与,家长要陪同在场。取证过程中,使用的语言、态度也都比较温和。

第四,对于未成年被害人遭受的损害,各级司法机关优先考虑予以司法救助;同时比较注重对被害人的心理安抚、疏导工作。

对于儿童性侵事件的专业化处理,北京市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认为,类似案件一般面临三大问题,一是孩子不懂,二是家长不想,三是某些基层司法机关不愿。

孩子不懂,是因为他们确实还小,还不懂事。父母为什么不愿意报案?怕给家庭、孩子的声誉带来影响。从基层司法机关来说,法律规定又要有基本的证据公安机关才能立案。这样会带来一个问题:延误了取证的最佳时机,导致最后取证更加困难。这种局面助长了犯罪分子的气焰。换句话来说,家长和孩子去报警的过程当中,如果没有得到及时的、强有力的、来自公权力的支持,他们会感到沮丧和更加屈辱,沮丧的结果是更不想报案,这是个恶性循环。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她强调,对未成年受到性侵的案件,搜集证据的责任应该在司法机关。

另外,从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的角度来说,发生未成年人受侵害事件后,自己就不要再去调查了,直接向公安机关报案,因为这是严重的刑事犯罪。必须说明的一点是,调解本身可能构成犯罪——包庇罪。2013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印发的《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中,也提出了教师是强制报告义务人。什么是强制报告义务人?就是说教师了解到学生遭受性侵的案件发生,就有义务及时向司法机关报案。换句话说,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应该大张旗鼓地鼓励老师及时报案。

的确,从我国司法实践和国际社会的经验来看,治理性侵儿童犯罪,需要秉持打击与预防并重的原则,建立跨部门协作、干预机制,将行政、司法、家庭、学校、社会资源统筹协调起来,形成打击和预防犯罪的合力。

为了保护更多孩子,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王大伟教授特意编了平安童谣和平安童操,就是要告诉普天下的女孩,身边不仅有鲜花,还有大灰狼。

可以利用歌谣,比如:“小熊小熊好宝宝,背心裤衩都穿好,里边不许别人摸,男孩女孩都知道”。这个就是身体部位不能让别人摸,这是从小的教育,非常重要。

还可以利用游戏,比如:在家里,拿一个小熊,给孩子两种纸,一个红纸,一个是绿纸。你问孩子哪个地方能摸,你就贴绿纸;哪个地方不能摸,你就贴红纸。结果,两三岁的孩子他不懂,他会把眼睛贴上红纸,他会把鞋带贴上红纸。为什么呢?眼睛一摸看不见了,鞋带一摸开了走路会摔跤。但是,五六岁的孩子基本都知道,前胸、后屁股这些地方不能摸,这就是一个最早的关于性别意识的安全教育。

比如:和陌生人说不、背心裤衩覆盖的地方不许别人摸、小小秘密告诉妈妈、问我名字不能说、放学早回家、永远不要打黑车、男孩女孩独处一室不要超过30分钟、慎坐别人顺风车、对坏人可以不讲真话、 面对侵害可以不遵守诺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