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资深大律师鲍某的割裂人生:人前精英无敌,人
发布时间:2020-04-13 11:09

随着事件发酵,法务精英鲍某明的经历被深挖,他供职的杰瑞、中兴等公司迅速割席表态,相关部门凌晨发文表示将全面调查这一案件,无数网友发文质疑事件始末。

为受害人稍微解气之余,却隐隐觉得悲哀。明明应该是违法必究的简单事实,为什么事情辗转发展了4年?

2019年4月,这位叫做“星星”的女孩,在被同一个噩梦日夜折磨差不多四年后,濒临崩溃边缘。

15年,星星14岁;这一年,她的母亲因为相信“把孩子送养,能够让孩子的运气变好”这个说法,开始在网络物色收养人选,然后结识了身家丰厚的鲍某。

鲍某实在是优秀。资深律师,谈吐得体,还主动表示想跟星星母女“组成家庭”,这一切都让星星的母亲放下戒心,她决定把女儿交给这个相识不久的男人收养。

没有人知道星星母亲和这位法务高管是如何达成共识的。反正,2015年11月,这位母亲同意鲍某明带着仅仅14岁的养女星星,到北京上学。自此,这位母亲,就将几乎所有的监管责任,放心交托给一个中年男人,自由行使。

星星的噩梦开始了。15年跨年夜,精英养父鲍某侵犯了她。之后的几年,他常常给女孩重复播放践踏公序良俗的影片,一边教育女孩:

“你看大家都是这么做的,国外也是。别人家也是这样的,只是没有告诉你”“你不能把我们的秘密告诉别人,说出去你就不干净了,所有人也会讨厌你”“这个世界上,只有我对你是最好的,别人都是坏人,都想害你”“爸爸喜欢你”

星星几近失学。她常常被控制在装满摄像头的居所,打电话也会被鲍某监视。她所有账号都只有鲍某这个好友。她像个透明娃娃,被鲍某随意摆弄,没有一点尊严隐私。

在炼狱里独自煎熬长大,女孩却有与年龄不相称的坚强。16年初,她试着在网上搜索,知道养父所做的是犯罪。14岁的她打了电话,去派出所报案,做了笔录。

可没有结果。星星很疑惑,但她没有真的放弃。她不止一次报警。即便被洗脑被折磨,她始终没有被鲍某彻底奴隶化,她始终有自己的意志,她始终褒有生的希望:

报警、做笔录、在陌生人面前,将自己和兽父相处和被侵害的细节讲述了一遍又一遍、整理聊天记录、找到纸巾、卫生巾之类的物证、不断回忆是不是还有疏漏的情景、尝试着跟办案员沟通,想办法印证自己的口供。

事情发酵到今天,关注的人越来越多,关注的焦点,也开始发散。但值得留意的是,质疑受害者动机不纯甚至觉得女孩不完美的声音,比起以前,总算小了点。导致恶行的,始作俑者,永远是施暴者。无论他有怎样不幸的经历,他有过怎样贡献,犯了罪,必须得到惩治。

可令人遗憾的是,这个案件曾经撤案;去年几经波折终于立案,却迟迟没有结果,直到舆论炸开,一些声明姗姗来迟。

没有人知道,这中间,有怎样的能量在流动。更没有人知道,如果,这样的事情,都得不到处理,我们为人赖以存在的“安全感”,又应该怎样重新构筑。

讽刺的是,鲍某这位对自己养女下手的法律工作者,曾经在社交媒体上发文,义正言辞关注着“孩子们的成长与保护”云云。

为了得到舆论的关注,星星在采访中,将自己被伤害的细节向成千上万个陌生人公开;这几日,无数人看到了星星的伤痕和痛苦;大部分人可能同情怜爱,可这其中又有多少人,可能把女孩的伤痛当谈资,咀嚼着侵害细节,满足着自己猎奇、窥私的癖好?

没人知道,即使法律最终守护了女孩星星的权益,制止了暴行,她年轻却受到重创的身心,该如何重启。

兽父可恨。而这个案件中,女孩母亲几年来对女儿的遭遇一无所知,她的轻信和疏忽,一定程度上,催化了悲剧;但这位母亲也可能有难以启齿的苦衷,抱持为母心善的大前提,我们需将对星星母亲的质疑,放在最后。

著名犯罪心理学教授王大伟表示,中小学生的性侵案件,其隐案比例是1:7。也就是说,一件未成年人性侵新闻的曝光,意味着7件案件已然发生。

而“女童保护”2018儿童防性侵教育调查报告数据显示,我国2018年曝光性侵儿童案例317起,受害儿童逾750人,熟人作案比例更是将近七成。

如果说惩治罪恶,是国家机关的责任;那为孩子们提供更安全的环境、更贴合的保护与关怀,是我们每个普通人的责任:

《三联生活周刊》记者曾采访一位在童年时被性侵的女孩叶梓(化名),女孩这样形容自己的感受:

“围观者扭曲的性道德和沉默完美地耦合,筑起了一道困住受害者的围墙。假如人群中有一半孩子曾被性侵过,那另外一半人一定以为,这个世界上从来不存在这样的事情,而那些被伤害过的一半人中的每一个,则会以为,只有自己是唯一被困住的。”

性不可耻。对性讳莫如深、自诩对性一无所知,甚至用浅薄可笑的性道德来苛责、践踏性受害者,才是真正的可耻。

不曾接受过正常性教育的孩子,他到底该如何辨别,什么情况下该向成人求救?难道依靠网站弹出的不雅广告和视频,来建立对于性的认知吗?

如果孩子能够明确地意识到自己被侵犯了,大喊一声,很有可能避免侵害,而且,如果孩子能够准确说出被侵害部位,对于案件受理,也非常有帮助。

②关心、保护孩子,无论何时何地,也不管什么原因,绝对不随便把监护的责任假手于人。

如果不能提供正常有爱的环境,要慎重考虑是不是真的要生育孩子。星星的故事,不能再发生了。

就像即将出狱的电影《素媛》中变态强奸犯的原型赵斗顺,他在服刑期间的心理测试显示,出狱后他再犯案的可能性极高,可因为韩国现行法律无法增加刑期,只能额外增加100小时的心理治疗。

惊惶之下,超过80万韩国民众集体请愿,要求重新裁决案件,或者公布他的照片;而韩国的SBS节目,随之公布了这位变态的照片,帮助人们防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