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一个律师用双脚走出来的画
发布时间:2020-04-06 10:40

夏特古道,是古丝绸之路弓月道的一段,又名唐僧道,据说唐玄奘曾沿着这条古道翻越天山到达西天。

这条古道全长120多公里,是连接南北疆最短的孔道,同时也是中国与吉尔吉斯坦的边境线。

而今这条古道早已废弃,因地势凶险,集高海拔雪峰,原始森林,冰川,草原,河谷于一处却成为探险家的天堂,但也因此有探险家葬身于此。

2019年6月带着父母驱车从重庆到达夏特牧场,公路就沿着弓月古道修建,草原,森林,雪山,骏马,一路风景如画。穿越夏特古道是此行的目的。

第二天上午从宽广无边的夏特牧场进入峡谷地带,地势一下子变得幽狭,一条水流湍急的河流从峡谷中喷涌直下,两岸危岩耸立,气势汹汹。

从峡谷口到木扎尔特冰川,全程大概70多公里,沿途要经过汗腾格里峰、以及天山最高海拔的托木尔峰。

现在就只有我一个人,沿着河流行走在古道上,穿过峡谷最窄处后,地势变得开阔,两岸之间是一块大草原,草原上布满了高高的雪松如一道墨绿色的屏障遮挡了雪山的全貌。

沿着河流翻过一道道山坡,雪松变得稀疏,草原上开满了各种颜色的野花,一阵风过花儿像蝴蝶闪烁。

可能前几天下过暴雨,一道道山洪冲击出一道道沟豁,成为我前行的障碍,好在附近有倒下的树干,可以搭成独木桥通行。

走了大概6个小时,在翻过一道坡地后,托木尔峰豁然出现在眼前。坡地上竖立着两块警示牌,我已经进入边境了,不管它,继续向前走。

又走了接近2小时风越来越大,空中的云开始聚集,天由湛蓝变得铁灰,托木尔峰的峰顶也被乌云罩住,再也看不见它银光闪闪的冰冠。我感觉气温一下子降低了好多。

风越来越大,身上起了鸡皮疙瘩,回头看东方天际,只剩一丝橘黄的亮光,有雨天边亮,这是要下雨的前奏。我赶紧扎起帐篷,刚钻进去,雨就打下来了,噼噼啪啪,帐篷顶像一个盾牌迎接着冲击,这是下的冰雹啊!

在帐篷里躲了1个多小时,周围雨声逐渐消失了,收好帐篷继续赶路,却发现天色变得昏暗,我带的食物与水也耗完了,现在已经进退不得,虽然置身野外已经习惯,但凭这单薄的帐篷,估计无法抵挡山谷里的低温。

继续走,走起来就不冷了,夜幕开始降临,看时间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此时我眼前出现了一匹枣红色的马,这马栓着缰绳,只是没有马鞍,马的后方是一个大帐篷,我高兴起来,走过去抚摸着马脖子,马主人从帐篷里出来,看见我一个人背着包,他很惊讶,于是和我聊起来。

他是柯尔克孜族人,叫哈斯木,他知道我还没吃饭,说做拉条子给我吃,我此时也不管那么多了,随他进入帐篷里。帐篷里原来还有人,哈斯木的媳妇,弟弟,还有他的儿子。

于是就留宿在哈斯木家,五个人挤一个炕,因为帐篷里有火炉,晚上很暖和,就这样醒一会儿,睡一会儿,熬到了早上6点。

哈斯木起得比我早,他在给马配鞍,见我已经起来,就说,走吧,我骑马送你出去。我拒绝了,我说我这次的目的是徒步走出去,骑马就犯规了。

走了两个多小时,进入一个峡谷,高耸的汗腾格里峰此时在晨光熹微中显现,金色的阳光从峰顶映出,紫色的云霞中侵染着橘红如扎染的丝巾一般环绕着它,淡紫色的薄雾从谷底升起,与山腰的云缠绕在一起分不清彼此。

时间已经过去了近一年,那天早上的汗腾格里峰还像昨夜的梦一般纠缠着我,我知道如果不把它画出来,它是不会放过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