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东方快车谋杀案》里讲述的法律与正义该怎样
发布时间:2020-03-23 13:11

《东方快车谋杀案》是根据英国作家阿加莎·克里斯蒂创作的赫尔克里·波洛侦探系列小说改编,影片的基调区别于我们所认知的侦探悬疑,里面没有激烈的打斗,没有诡异的氛围,没有令人毛骨悚然的特效,甚至连死者都没有过多的描述。从某种意义上讲,它带给人们对于法律与正义的思考更多于案件本身。

一辆从伊斯坦布尔开出的东方快车因为一名乘客的离奇死亡而让这趟为期几天的旅程变得不平凡起来。

仿佛全世界的人都选择在这一天出行,本来想要度假的波洛托了朋友的帮忙才挤进这趟列车的豪华包厢。这节包厢里住着形形色色的人,雍容华贵的德拉戈米罗公主和她的随从,身材魁梧的黑人医生,有着种族歧视的德国佬工程师,教地理的家庭教师,来自匈牙利的伯爵夫妇,带着秘书和管家一脸凶相的雷切特,富有寡妇哈伯德等人。

一天,古董交易商雷切特请波洛在这趟旅程中保护自己,理由是因为自己的生意有很多仇家一直在威胁自己,而波洛认为他卖假货给黑帮的人,这是他应该承受的后果,并以不喜欢他脸上有刀疤的长相而拒绝了他。然而第二天,雷切特就被发现死在了自己的房间中,身中12刀,死状惨烈,房间里没有任何挣扎和打斗的痕迹,十分离奇。

波洛通过房间里找到的证物和蛛丝马迹展开调查,首当其冲的嫌疑人就是这节包厢里的乘客。在这些证物中,波洛发现一张被烧掉的字条,经分析里面的内容是:你的手上沾着斯特朗的血,你会丧命。

由此引出了与本案相关的另一件大案,两年前,著名飞行员约翰·阿姆斯特朗和妻子索尼娅的独生小女儿黛西被绑架,当他们支付了赎金之后等来的却是黛西冰冷的尸体,受到刺激的索尼娅当时还怀着孕,也因此一尸两命,斯特朗受不了打击也选择了自杀。这个案件作为震惊当世的大案被提起了公诉,然而却一直没有找到凶手,迫于舆论压力,当时的公诉人著名律师麦奎因不得不指认了没有有力的在场证明的女佣苏珊为杀人凶手,无辜的苏珊就这样自杀了。然而不久后就有证据显示真正的凶手其实是卡萨蒂,也就是现在的死者雷切特,麦奎因律师因此变得声名狼藉。 波洛收到斯特朗的求助信件时已经是斯特朗自杀之后的事情了,所以波洛一直为此感到遗憾。

审问依旧在进行,然而让波洛感到不解的是,居然所有的人都有不在场证明,并能为同一个厢间里的彼此作证,通过他们的描述,应该是除了12名乘客加上乘务员和波洛在内一共14个人之外的第15个人杀的,然而整个包厢里只住了这14个人,难道凶手是在经停的时候偷偷溜上车杀了人之后又跳车逃走了?那为什么要在逃走的时候把杀人时穿的制服藏在火车上?在他上车之前又是谁迷晕了雷切特?哈伯德夫人后背的那一刀又是谁捅的?难道这14个人当中有他的帮凶?波洛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巨大的谎言里,有人在迷惑他,把他往错误的方向引导,他隐隐的觉得所有人都在对他撒谎!更加诡异的是,这一群人似乎都与去世的斯特朗一家有着某种联系。

眼看列车就要重新启动,重新整理思绪的波洛决定再一次找家庭教师德贝汉谈话,并用思维压迫的方式逼她说出她就是凶手,就在此时,黑人医生为了保护德贝汉开枪射击了波洛,并承认自己是凶手,然而作为神枪手的他居然没有一枪杀掉波洛,这让波洛肯定他不是凶手,医生似乎在留他找出事情的真相。那么,既然所有人的身份都与斯特朗的案件有关,所有人都有杀人动机,之前确定的凶手又不是凶手,是否可以大胆猜测所有人参与了这起谋杀!

事实上波洛也这么做了,真相揭晓的那一刻,波洛一一道出这群人的身份,他们分别是:斯特朗家的保姆,厨子,家庭教师,管家,司机,被斯特朗赞助学医的医生,黛西的教母和外婆,索尼娅的妹妹,她妹妹的老公,因为被指控而自杀的苏珊的弟弟,苏珊的爱慕者,以及律师麦奎因的儿子。当波洛说出他们都是凶手的时候,他们没有否认,这一群人都是因为卡萨蒂杀害了黛西而受到了伤害。波洛因为无法在法律与正义之间做出抉择,他愤怒的要求他们杀了自己,这样就没有人知道这件事的真相,然而哈伯德并没有这么做,她把枪指向了自己的喉咙,这其实是波洛对他们最后的测试,他们依然是善良的,影片结尾波洛还是放过了他们,这是为什么呢?

波洛是一个吃鸡蛋必须有精准的尺寸和熬煮时间,马粪必须踩到两只脚上才能找到平衡感的人,这样一个观人入微规行矩步的人对一切打破自己规则的事物都异常的敏感,平静表面的任何一丝涟漪都足以引起他的注意,世间万物只有对与错,没有灰色地带。所以当他看到居然有一群人触犯纯洁至高的教条--法律,并且费劲心思的杀了人,这是他所不能容忍的,但是,当他得知发生这一切的缘由,知道了死去的这个人犯下的滔天罪恶,他陷入了自我怀疑中。尤其当影片播放到这些人在同一个房间里观看斯特朗一家曾经幸福温馨的录像时,作为观众的我也很难不动恻隐之心,背景音乐的渲染更加深了这种感情,这只不过是一群平凡而善良的人为了救赎与自我救赎用了极端的方式斩杀了魔鬼而已,他们也曾经是被魔鬼毁灭过的人们,他们扎下去的每一刀都是重生,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做法让你没有办法站在一个合理的角度去判定他们到底有罪还是无罪。

所以波洛是纠结的,这就好比在强迫症患者垒好的一堵墙里抽走了一块砖,让他抓狂和愤怒。在波洛眼里,无规矩不和平,没有约束与底线的自由意识是危险的,一旦有人冲破这个边缘,其他人将会群起而效之,彼时,法律失去了它存在的意义,产生的后果可想而知。可最终波洛还是放过了他们,做出这种违背自己的决定真的很难,这是人性,正如他自己所说:我一直都愿意相信,人类是理性并且文明的,我的存在正是基于这份信念,但现在或许我需要转变一下,听从我的心声。

这样的影片结尾毕竟是有争议的,小说与戏剧来源于生活却不等同与生活,作者可以根据读者的需求和意念来改变故事的结局,但生活却不能。由影片延伸出的道德与法律的主题永远值得人们探讨,比如:私刑是否可以作为法律缺位的替补手段,仪式化的私刑是否提升了私刑的正义性,集体行凶是否减轻了个体的罪恶感等等。无论怎样,希望我们再次看到这个故事的时候,依然能被它所描述的善意与热情所打动。